醉酒后的苏轼露宿荒郊醒后写下一词恍若人间仙境

【2020-12-14】

  李白“斗酒诗百篇”,贺知章“金龟换酒钱”,白居易酒后失态,“笑呼张丈唤殷兄”,辛弃疾酒后“以手推松曰去”,山简“日夕倒栽归,酩酊无所知”,刘伶随身带把小铲子,交代家人,“我醉死在哪里,就把我埋在哪里”……

  元丰五年(公元1082年),苏轼“春夜蕲水中过酒家饮。酒醉,乘月至一溪桥上,解鞍曲肱少休。及觉,已晓。乱山葱茏,不谓尘世也!书此词桥柱。”

  简单翻译一下:迷离的春夜,苏轼在蕲水的一个酒家喝多了,趁着明朗的月色回家的时候,经过一所小桥,下马解鞍准备小憩一会儿,没想到一觉睡到天色拂晓。醉眼朦胧的苏轼,见眼前乱山葱茏,仿佛仙境一般,提起笔来,在桥柱上写下一首词——

  “照野弥弥浅浪”,弥弥,是指河水翻腾奔涌的样子。出自《诗经·新台》,“新台有泚,河水弥弥”。

  “横空暧暧微霄”,有的版本也写作“层霄”。这两句诗,勾勒出一个美轮美奂,如同人间仙境一般的画面——皎洁的月光,照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,微云遮月,更有朦胧的味道。

  “障泥未解玉骢骄,我醉欲眠芳草”,障泥,指的是马身上垂下来的挡住泥土的马鞯。玉骢,代指好马。酒醉后,最初的兴奋消散,便是难以抵挡的昏昏欲睡。小溪边青翠的草地,散发出淡淡的清香,即是最舒适的卧榻。

  “可惜一溪明月,莫教踏破琼瑶”,上阕的头两句,是天上的景致;下阕这两句词,是溪中的风物。明月投影在水面上,晶莹如玉,令人不忍触碰,生恐将其毁损。

  黄庭坚在《醉落魄·红牙板歇》中写道:“走马章台,踏碎满街月”,苏轼却偏偏不忍“踏破琼瑶”。不一样的心境,竟是一样的妙不可言。

  “解鞍欹枕绿杨桥,杜宇一声春晓”。只因不忍“踏破琼瑶”,苏轼便解下马鞍,当着枕头,就在这绿杨桥便酣然入眠,直到一声杜鹃鸟的鸣叫,将他从梦中唤醒。

  酒后露宿荒郊,本是一桩糗事,苏轼的这首《西江月·照野弥弥浅浪》,却将这桩糗事,描绘成了世外仙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