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恍恍与之去驾鸿凌紫冥》 番外白羽篇二

【2020-12-14】

  去白羽的房间把小睡的人叫起来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打了个哈欠,问我:“几点了?”

  我嗤嗤地笑,我就是故意的,笑嘻嘻地看着白羽换衣服,皮肤还是那么白皙,不知道手感有没有变哦,这么想着,手已经摸了上去,嗯嗯,不像女性般的柔软却也不像肌肉男一样粗糙,坚韧有弹性,爱不释手的继续上下其手。

  “你摸够了没有?”衣服穿了一半的人拿眼瞪我,一手抓住我已经越来越不规矩的手。

  “没有,不过算了,晚上我在摸个够好了。”从他手里抽出手,帮他拉上衣服,转过他的身子,帮他扣上钮扣。

  没有再拒绝,只是低着头任我帮我整衣服,看见他因为我的话红了脸,甚是可爱,亲了亲他诱人的唇,“走吧,再不走,宴会都要结束了。”

  本来白羽要开那辆加长林肯的,可是我指指我身上穿的衣服,“它和我的衣服好不配哦。”白羽无奈,翻了个白眼,让我自己开了,我直接坐进改装的宝马车里,白羽也坐进来,“你要自己开?不叫司机?”

  把油门踩到底,在宽阔地大马路上飞驰,闯过7次红灯,甩掉4批交警,刮花了两位数的车子以后,一个漂亮的飘移,车子180度掉头以后,停在了公子山庄的大门口。

  我和白羽从容不迫地下了车,侍者看了看还在冒烟的轮胎,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,“两位,您好,请出示一下请帖。”

  “请帖?没带。那你拿这个给你们老爷吧。”我随手飞给那个侍者一张卡片,黑底银纹,上面只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凌字。

  那个侍者终于从我夸张的宝马车上收回了视线,看见我的打扮就是一愣,再看见白羽后,那见鬼了的眼神终于收敛了一点,虽然极度怀疑我们是来挑衅的,但是还是很有礼貌的告诉我们稍等之后,拿着我的不算拜帖的拜帖进去了。

  我就这么懒懒得靠在了车子滚烫的车盖上,白羽叹了口气,“你打个电话不就好了,还投什么拜帖啊。”

  我捧住他的脸亲了一下,送上门的便宜干吗不占,“我像是那么小气的吗?要是有人喜欢你们我就要生气,那我早就被气死了。”想想洛洛那种超级偶像级的人气,白羽时不时冒出的追求者,和天天在不经意间招惹的人,如果我都要在意的话,恐怕早就被醋给淹死了。

  白羽挑眉,酸酸地道:“要论拈花惹草的本事,还是某人最高,我可是自叹不如的。”

  我呵呵傻笑两声,白羽他能容忍洛洛和天天他们存在,还和平相处其实已经是出乎我意料了,这个独占欲如此强的人啊。

  “白羽,你怎么才来啊。”白羽正在和我讲他怎么和公子闲认识的事,公子闲就已经跑出来了。完全无视我的存在,只和白羽打招呼。

  公子闲尴尬地转移话题,像是刚看见我一样,和我打招呼,“啊,那个……”却一时忘记了我的名字。

  “啊,对,凌先生,你也来了啊。可是……你这个衣服……”死死顶住我的衣服。

  我笑了起来,因为我穿的衣服绝对会被一些高级餐厅谢绝入内的,更不要说象今晚这么正式和高层次的晚宴了,虽然我没有穿T恤那么夸张,可是我上身紧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,还是仅扣了两颗扣子的,下身是一条休闲裤,穿在身上,整个一个放荡不羁的潇洒形象,却是绝对不是该在这个场合该穿的正装礼服。

  就在公子闲还在为难我的着装问题的时候,他们家老头子已经迎了出来,“天啊,真的是你,你这个该死的人间蒸发这么久的混蛋,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们这群你的免费苦力了。”

  来人是一个中年人,穿着考究,气宇不凡,一看久就知道是个久居上位的人,我张开手,和他一个大大地拥抱。

  “小闲?”中年人侧头疑惑地看了公子闲一眼,而公子闲基本已经处于石化状态了,那个威严的父亲,居然笑得那么开心,他简直要怀疑自己眼花了,而且和那个疑似他情敌的人怎么好像是很要好的朋友的样子,可是看他们的年纪不像啊,还有他父亲话里的意思,他都不敢去深思其中的含义了,直觉告诉他,他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还有美丽的白羽先生,还是一样的动人啊。”中年人绅士的一鞠躬,拉起白羽的手居然要行吻手礼。

  白羽苦笑一下,好像是习惯他们这些人的胡闹,微微点了点头,道:“好久不见,公子白,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喂,小白,你不要太过分。”趁他还没有亲到之前把白羽的手凑回来,“你就这么打算让我们在外面站着。”

  小声嘀咕,“真是小气”手虚引一下,“欢迎来公子山庄。”然后对着已经对于他们老爷今天异常的表现,吓得快要把下巴掉到地上,严重怀疑这个人是假冒的侍者们,吼:“还愣着干什么?把凌的车去停好啊。”

  “呜呜,这不是宝马的新款限量版嘛,我也想要啊,而且你看看你把他改成什么样子了,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,真是暴遣天物啊。”边走边碎碎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