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春草绿

【2021-05-06】

  少年时代,唱过《春天的原野》一歌,歌词之美让我至今难忘:春风吹到春日暖,一片好风光,原野穿上了绿色的新衣裳,小鸟在蓝天快乐的歌唱,枝头长绿叶百花齐开放。

  短短几句歌词,抓住了春天的几个关键词,天蓝地绿,花红鸟鸣,一下子便将明媚春光渲染得有声有色,诗情画意,极富美感,使人不禁心旌摇曳,陶醉其间。

  提起春的关键词,核心的核心就是一个“绿”字,绿主宰了世界,包揽了一切。春日里,放眼望去,到处无不绿莹莹的,煞是可爱。

  由于喜欢绿,便不停地用笔写绿,画绿,只要打开我的“博客”,在索栏中输入一个“绿”字,便有涉绿文字67篇,真可谓“篇篇读来俱真情,字字蕴含皆心声。”

  喜欢绿已久,非今日始。早年间的故乡,县城小若弹丸,走不了几步,便来到郊野,四处绿树摇风,嘉禾连畦,溪流淙淙,鸟鸣啁啾,一派田园风光。

  眼下,即将又是一年春草绿,笃信“健康是走出来的”,我一次又一次顶着微寒徜徉于田陌荒径,寻找春的讯息。一日,闲转至城南山坡一荒僻处,忽有潺潺水流声传入耳鼓,循声找去,竟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渠横亘眼前,虽是春寒料峭时节,但渠畔绿草葳蕤,青翠欲滴,这情景让我一下子惊呆了,望着丛丛充满生机的绿草,我不得不惊叹生命的顽强。

  古往今来,人们对幽幽青草的喜爱之情,可谓根深蒂固。且不说那首久唱不衰的《小草》,曾让多少人信心陡增,更有那前哲后贤对小草无限崇敬之情,更是让人难以忘怀。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”,这两句家喻户晓的诗句曾燃起了多少人心中的希冀。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“浅草才能没马蹄”,又给人们多少美的享受和心灵的撞击。

  我对小草的喜爱是有缘由的。那年月,靠微薄薪水养家糊口绝非易事,我不得不在业余时间操起了养鸡的营生。为节约饲料,天天去城外水渠边割取一筐筐嫩绿的青草,归家切碎拌料喂鸡。看着那三十多只活蹦乱跳叽叽喳喳鸣叫着的雏鸡,似一幅白石老人笔下的水墨画,心中欢喜自不必说。无多日,这群汲取着小草营养的雏鸡出脱成了一只只英姿勃勃的青年鸡,此后,天天都能收取不少鸡蛋,然后换成叠叠毛票。

  就是这看起来似乎卑微的丛丛青草,让严冬包裹的心一下子朗润起来,舒展开来,春草是希望,是万紫千红的源头。

  记得还是少年时代,家里所有的空闲地都被我开辟成苗圃,栽上绿树。大大院落,前前后后竟有五棵石榴树,两棵桐树,两棵香椿树,两棵花椒树,一棵桑树,一棵椿树,还有七八棵白杨。入门植有五丛月季花,姹紫嫣红,争奇斗艳,实在美不胜收。盛夏客至,如入森林之中,阴凉舒适,沁人心脾。

  夏日溽热,随手端一把藤椅,卧坐其上,环顾四周,无不碧透绿彻,若打开院门,顺街风从巷道吹进来,耳旁响着电脑里传出的不同版本《红豆红》优美的旋律,一杯清茶在手,一本《郑振铎散文》入目,一页一页浏览,其愉悦不啻“世外桃源”。

  书房对面墙壁上,是一帘青葱碧透的爬山虎,绿叶将整面墙壁罩得严严实实,不留半点缝隙。看书久了,极目那面绿墙,顿生凉意。

  春日郊外散步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“万条垂下绿丝绦”的柔柳。青丝撩情怀,绿意荡心魄。柔丝缕缕,风情万种,“半烟半雨江桥畔,映杏映桃山路中。会得离人无限意,千丝万絮惹春风。”排柳新绽,翠影朦胧,情态倚风,尽披诗意。

  如果说柳的翠绿为大自然增添了无限生机,那么紧接着的桃红李白更是让春增加了几许喧闹。唐代白居易的《下邽庄南桃花》诗道,“村南无限桃花发,唯我多情独自来。日暮风吹红满地,无人解惜为谁开。”

  早春去郊外踏青,不光是觅绿赏红,尚有远山含黛,近水鸣珮,麦苗返青,万卉争妍,在一派热闹氛围里,摆脱了囿居的烦闷,逃避喧嚣的闹市,更是人生的一种至乐。

  一年由绿叶新萌开篇,又以黄叶凋零作终,如此无限循环,周而复始,永无穷期,这便是大自然的神奇,更是生命顽强的昭示。